专家:中国和苏联完全不同欧洲为什么害怕中国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8975

我在这里分享我认为可以和中国共生共存的六大原因。

也许它们在你看来都再明显不过,但对担惊受怕的欧洲人来说,它们并不那么显而易见。

人与人在现实生活中的交流互动是最有说服力的。如果你遇上这样的情况,或许会想起在“西方荒野里的孤独呼唤”的我。

1. 几乎所有西方国家政府的支持率都会在选举结束后不久,政策开始落地的时候跌到50%以下,往往就再也起不来(参见特朗普政府的例子)。然而西方民调机构在中国调查发现,中国政府支持率在80%左右,这也符合我的主观印象。民主制度里,政府合法性不见得与人民密不可分。

冈特·舒赫:为何中国让欧盟“担惊受怕”?

2. 我们总听到“自由”这个词。欧洲人总喜欢提香港、西藏、新疆、台湾,以及更广泛的人权。一位中国朋友向我指出:应该让欧洲人说话算话,不管共产主义本身有什么优点缺点,人们都应该有自由选择要不要生活在这种制度之下。

3. 那么反对派呢?没有哪个地方能让所有人都开心。在德国,以颠覆民主秩序为目标的政党是非法的。我们不把他们叫做异见人士或自由战士,而是叫做极端分子。看来自由得也不彻底嘛。不要误会我的意思:我认为这样挺好的。我们从希特勒那里吸取了教训,他是靠民选上台的,结果却拆了民主制度的台。

4. 中式共产主义和苏式共产主义味道不太一样,它完全不以全球革命为目标。中国有孤立主义传统,长城的本质是被动防御,西方帝国则完全相反,通过鸦片战争迫使中国打开国门通商贸易。郑和下西洋也是和平探索,跟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西方暴力强迫异族臣服不可同日而语。

冈特·舒赫:为何中国让欧盟“担惊受怕”?

5. 尽管历史上内战不断,但中国却没有试图通过征伐来建立更庞大的帝国。当前中国能够保持内部稳定,是一项被忽视的、但非常了不起的成就。看看叙利亚、南斯拉夫等地方,那些想改变现状的人应该好好想想可能发生的情况。

6. 随着中国体量增长,自然会获得额外的影响力。从1839年到1949年经历了百年耻辱的中国,恢复历史上的地位难道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吗?中国难道不配在南海里填几块石头造几个沙堆,在非洲或新丝绸之路上花钱买点影响力吗?这些行为和美国遍布全球、覆盖盟国和以前的敌国的800多个军事基地相比,和它对当前敌国的蚕食渗透相比,甚至可以说相当温和。

结语

欧洲的强硬派可能会说我白日做梦,但我每天都看到新机遇:

德国和法国曾经是死对头,每隔二三十年就要大打出手。今天,它们是推进欧洲一体化的引擎,我的妻子是一名法国女士,我两个儿子都有两本护照。

我已经提出了线索,现在轮到你把它们拼到一起了。再见!